ZENK讲武堂——浅论武侠的衰落

ZENK 2016-12-27 阅读 616

与历史、仙侠、魔幻小说一样,武侠小说亦是自古以来流传于世的类别。前三者如《三国演义》、《封神榜》、《镜花缘》,后者《刺客列传》可当短篇看待。到了《水浒传》可谓半本武侠,半本史。再后来《三侠五义》的南侠展昭与白玉堂更是人所共知。

到了现在,稍远一点的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 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卧龙生《仙鹤神针》未必人人皆知,但提到金庸、古龙、黄易、温瑞安这四位,怕是每个人都能说出几本书的名字来。同一部作品的各种翻拍层出不穷,对广大人民群众来说,绝对是到了耳濡目染,喜闻乐见的地步。 

但就是这样一个大师辈出,精品传世,群众基础深厚的类别,为什么会仿如一夜之间,便人去楼空,后继无人,武侠传唱再不见新人,几十年过去,看的依旧是不知重印到不知第几版的大师作品? 

回想初涉网络文学之时,对这个问题也有所思考,总觉得写的人多了,量变必然会引发质变,到了一个量级自然就好了。但到了今天,从事武侠小说创作的人从多变少,从少变得稀有,问题自然不能简单的归结于优胜劣汰,物竞天择这短短八个字。 

北宋大儒张横渠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在网络文学开始步入黄金时代的今天,武侠小说却走在彻底消亡的道路上。我不说什么情怀,谈什么理想,只是作为一个捧着武侠小说度过童年,看着武侠电视、电影成长的80后,我只是觉得该有人去为这个类别做些什么,为大师们曾开创过的那个盛世做点什么。 

要想复兴武侠,首先要梳理的则是它急速衰落的本因。不明其理,就不能对症下药,可能永远都会栽倒在同一个坑里。 

我们先将时间倒回到2004年,这一年网络文学初兴,大师黄易的玄幻早已开宗立派,后来细分出的架空历史、古武科幻等类别无一不包括其中。 

旧有的玄幻小说依旧有很多武侠的影子在其上,但它打破时间、空间、背景所释放出的想象力横扫了整个网络原创世界。武侠小说的世界与之相比顿时就显得故事老旧,气象不足,格局太小。 

一者,武侠根是江湖,可以如金庸大师的作品那样,将江湖依托于历史背景,也可以如古龙大师那样就是个纯粹的江湖,淡化年代的背景。 

但无论是哪一种,武侠小说在设定上就受到了合理性的相对约束。面对真实的世界,想象力受到了相当多的限制。进而影响到情节布局,整体创作思路跳出旧有武侠的范畴。 

这一点上以玄幻之中广为人知的《斗破苍穹》为例,只说异火这一金手指,乍一看似乎就是过去武侠中什么玄参、朱果、雪莲的加强版。拥有之后主角就是功力大涨。 

但如果细细研究之后,就会发现完全就不是这么回事。 

玄幻的金手指是不断开始新资料片的手段,新的等级,新的地图,新的功法、新的怪物NPC开始。 

同样的情景,要是换成武侠,令我想起一部港漫《霸刀》,从传统的武侠,一路连载成玄幻了。看着越来越神奇的功法,碎成末还能重生回来的对手,已经是一种相当怪异的风格了。 

武侠小说在常识制约下,等级上限封顶为整体创作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同样做参考对比,就相当于《射雕英雄传》中的郭大侠只学了江南七怪的武功,然后靠这个等级撑过30~50万字,必然满眼都是不开眼的小混混,不开眼的江湖五流,然后自找死的江湖四流。在这其间还要小心翼翼的写着越级对战,还不能有太强的奇遇升级,不然以当下的创作长度为参考,一本200~260万字的小说怎么写后期? 

虽然极少数人通过自身的功底,以好看的布局来解决了压级的写法问题,但很显然,这种方法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全民写作,着眼自然是如何让更多的作家去创作的问题。

玄幻小说中想象力的提升,去掉真实世界常识的限制,带来的是整个故事新奇度、冲击力是武侠小说之前所无法达到的。 

 

二者,相对于玄幻越来越商业的创作手法、元素融入、节奏控制、升级体系等细致化、数值化的、更加快速的爽点化。武侠整体而言,无论是金庸式的侠之大者,还是李凉式的诙谐武侠,除去人物性格、行事手法的不同,江湖整体之上几乎没有太多的变化。 

这并非什么套路不套路的问题,就如好莱坞的商业片,套路是固定的,但它的卖座元素、表现手法上却是一直在求变,求新。如从常规的车追车到坦克追车、单纯的枪战到经典的子弹时间都是其演变的过程。 

至于表现手法,远的不说,中国自家的《英雄》,其镜头展示、角度等就是手法上的不同,成了国外的教科书,自此在外国电影中已经看到了好多相似的镜头了。 

武侠在这方面只能说略有挣扎,未能延续。自《鹿鼎记》出世之后,就是李凉式的风格大行其道,这股风潮只说是市场对过去侠之大者,高大全主角的逆反需求。在风光一时后,成为武侠小说在衰落前的绝响。 

当大师们老去,武侠小说所要面对的不只是玄幻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伴着日式动漫而来的奇幻、老牌的仙侠,更接地气的网游,在这一波波满足眼球,满足阅读胃口风潮中,网络原创武侠小说只能躺倒认捶,渐渐为读者所遗忘。 

大师们的笔法、深度、底蕴不是人人都有的。当大师退隐,新锐不见,即无创新,更谈不上守成。如同历史上古罗马帝国崩塌之后,西方世界进入黑暗二千年一般,武侠小说进入了最黑暗的时期。 

回过头,我认为这正是武侠小说最危险的时期,并不成熟的市场在用户以自身行为模式,对武侠这个品类开启了淘汰模式。 

武侠的问题在今天,在这2016年,可以看的清楚。但回到十二年前,网络文学自身尚是摸着石头过河,对于武侠这一品类,不要说采取什么施救措施,就是连问题的根结都未必能够表述清楚。 

在那个时间点上,网络文学的从业者们,都好做武侠死亡的准备。大家认知的不同只是在到底会在哪一年,武侠彻底从网络原创文学中消失。 

在2016年的今天,我作为一个习惯看到重生、穿越字眼的编辑、读者,很是知道改变是一种并极不容易的事情。再正确的想法、手段,在不相同的时间、地点面对成熟程度不同的市场群体,带来的结果也绝不相同。 

在2016年的今可以得到用户认可的创作思路、创作手法,在2004年未必适用。幸运的是武侠的凛冬即将过去,春天很快就会到来。


去写作

关注 ZENK讲武堂

2266 人关注 17 篇文章

北宋大儒张横渠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在网络文学开始步入黄金时代的今天,只是觉得该有人去为武侠,为大师们曾开创过的那个盛世,做些什么。

更多推荐文章

精选留言

写留言...
0 / 150
留言在审核通过后对所有人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