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一个编剧选择当网文作者

作家助手 2022-01-04 阅读 4990

很多人在2021年,做出了新选择,新改变。

 

就好像《我用闲书成圣人》的作者——出走八万里。原本从事编剧事业的他在这一年有了一个新身份——网文作者。都是文字工作,写网文和写剧本应该大差不差吧?并不然,出走八万里这一年所经历的,正如他笔名所指示的那样,网文,编剧之间的距离不啻于八万里。

 

“内投签约”“人气连载”“频道新书”,再到现在的两万加均订,他每一步都走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那么,他是怎么走上网文创作道路的呢?

 

且听听,出走八万里本人是怎么说的。他的2021,可不一般。

 

图片

 

 是的,我是一名编剧,毕业后就一直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最近参与的一部作品是《心灵法医》。

 

至于为什么会写网文?我觉得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我第一次接触网文是《斗破苍穹》,沉迷得不得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就开始了书虫的生涯。作为创作者,始终都会有创作冲动。所以看网文的同时,写网文这个念头在脑海里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只是自己一直没有去正视并且落实它,直到21年的五月。

 

之前,我和合作伙伴一起在折腾一部新剧,本来预计会在21年五月底开机。因为是自己的戏,所以我原计划进剧组跟两个多月的。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五月初的时候接到通知,开不了。对于我而言,就突然多了将近三个月的空闲期。同样也是疫情的原因,又不能出去玩,所以我突然就想,要不然写写网文吧,爱折腾嘛。

 

我决定写网文后,我就一直在想写什么题材。那个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懂,什么签到流、家族流、卡牌流都想了一遍,始终打动不了自己。我觉得,写网文是一件非常漫长的事情,所以从一开始,对于自己要写的故事,作者本人一定得有冲动和热情。

 

我一直在寻找这种“冲动”,没找到宁可不动笔。直到吃烤肉的那个夜晚,灵感就这么来。

 

写作冲动,不吐不快的时候到了

 

某个凉风习习的夏夜,自己一个人跑去吃烤肉,服务员给我布菜的时候我刷某音,刷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视频,那个视频内容是讨论中国文学和西方文学的时间线对比,内容很有趣,我还记得一些,跟大家分享一下。

 

从先秦到汉朝,中国出现了《诗经》、《孔雀东南飞》、《史记》等作品,相同时间,西方有《荷马史诗》、《伊索寓言》、《被俘的普罗米修斯》。人类在东西方同时创造了第一个文学高峰。然后西方陷入了黑暗的中世纪,中国则迎来了唐诗宋词元曲的璀璨时代。这个阶段,东方完胜。随后欧洲文艺复兴,中国“再开日月大明天”,进入了明朝。

 

这个期间,西方莎士比亚横空出世,塞万提斯的骑士《唐吉坷德》踏上了征程,中国的汤显祖在临川做了四场梦;小说上欧洲有《十日谈》,中国则是《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交相辉映……这个阶段,中国和西方打平,略微有一丝优势。

 

到了清朝,东西方打平,西方略有优势。然后时间来到了1840年。欧洲未来的天王正在路上:福楼拜蜗居家中写作、大仲马刚刚获得了一点名气、巴尔扎克还在准备《人间喜剧》,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已经让“巴黎纸贵”。而中国,此时最拿得出手的是一位老人一边为国奔走一边发出的疾呼:“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一年后,这位老人离世。中国文学发展开始走下坡路,而西方,正要迎来他们下一个高峰。

 

再然后是近现代的对比,和西方璀璨的文学星空比起来,必须要承认还是有差距的。说句题外话,近代文学衰落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那就是我们的文豪种子都放下了笔,为了民族拿起了枪。看完之后我习惯性点开了评论,然后,咱就说人是一整个呆住了。视频中提到的中国文学家,一大片人说不认识,著作别说看,根本就没听过,甚至有一个氛围,就是我知道西方文学家,我更高级;我看过西方著作,我更牛。真的不夸张,说不知道汤显祖,汤显祖配和莎士比亚相提并论吗之类的争吵充斥了整个评论区。

 

我当时都忘了吃饭,一整个刷下来,感觉好像那些质疑的人只知道唐诗宋词,当然,也仅限那几首千古名句,元曲是什么?不知道!至于名著小说,除了四大名著以外,就要看是不是流量明星演过。就是那个瞬间,我决定写这个题材。不是什么责任感,就是觉得用一两句评论去说有点空洞,那我来写一本百万字的小说掰扯一下。

 

我不仅要写元曲,写小说,写各种“闲书”,我还在设定里给自己划线:唐诗宋词我的主角不碰!元明清的诗词难道就不是诗词吗?所以,因为这种过于文青的想法,我对书的成绩是没有抱多少期望的,觉得反正就拿来练笔呗。当然,最好别丢人,别签不了约,别扑街。

 

如果这些发生了,就装作没有发生过,默默注销掉作者账号,反正不能让我的小伙伴知道。

 

这,就是缘起了。

 

网文和剧本的差别,悟到了

 

第一次写网文,所有新人作者该走的路,该PK争推荐的流程,我是一个没落的,也不认识圈子里任何人,没有任何加持(当然社交牛逼症的我现在也交了一些新朋友),所以再一次现身说法:文好可破。

 

在我看来,十年网文发展,造就了复杂的大众审美。我们的读者市场足够大,也有足够的包容性,只要写得好,一定是能出来的。作为从业者,要了解规则。任何一个平台都存在他们的游戏规则,不要去抱怨规则不好,那改变不了什么。要去了解规则,然后努力在规则内找到自己不断获得曝光的方式。还是那句话,文好可破。可能今天破,可能明天破。

 

其实写了这么段时间,对于剧本和网文的差别,个人还是蛮有感触的。

 

图片
 

 

其实两种区别很清晰,也很简单,就是一个to b,一个to C。剧本更像是一个故事的说明书,是具体指导各工种将抽象化作具象的方式。作为编剧,对于戏剧时间感、空间感需要更敏锐,表述上要更直白,讲究直给。一场戏和一场戏之间的连接要符合视听语言的规律,编剧本质上是一个充满创作力的技术工种,是产业链的一环,是有各种安全生产规范来约束的。

 

说一个前几年闹得很凶的戏骨和编剧的争吵,谁就不说了,戏骨说:你这剧本两页纸给我的都是情绪,我怎么演?这就是两者的区别。小说可以一直写情绪,剧本不行。

 

而网文,就自由多了。只要不涉及那些红线,唯一的要求就是让读者开心。当然,这也是最难的核心诉求。我们说爽感、节奏、人物设计等等这些,每一步其实都是选择。选择的好,订阅上涨,选择不好,就是毒点,很直观。这个其实我觉得是蛮考验同理心和学习能力的,同时又具备了极大的偶然性。这要求作者本身要有一定的数据分析能力和复盘能力,来及时调整自己的写作思路。

 

所以,在我的想法里,剧本是狙击枪,需要学习、练习、实战,最后掌握,是藏起来,然后一击毙命。而网文是冲锋枪,拎着就往前冲,难点在于首先要保证你在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然后是进阶要求,要枪枪打在爽点上,完成多击杀,只有这样才能成为英雄。

 

不过,确实也没有经验,这本书走了一些弯路,前期一些情节处理并不成熟,笔法上也不大稳定,只能说还要继续学习,继续成长。希望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能把故事写得再好一些,找到属于我自己的网文风格和节奏吧。

 

门推开了,当然要继续走下去啊

 

写网文不仅看得人爽,写的人也挺“爽”的,那个大起大落的心态还挺刺激的。大概是推荐效果过去之后的一个礼拜,真的,切实体会什么叫大起大落。在推荐上的时候,觉得冲榜单我也可以,推荐效果一过,就是觉得——我完了,书崩了。心态吧。这个我觉得挺重要的。但是情绪上,千万不要拿自己的文撒气。

 

讲真,想问下,写网文的小伙伴日常生活中,是不是有特别多的惊喜?说说我自己的那个惊喜吧,破万订那个阶段,主编来找我,说某处要买我的漫画版权,报了个价格,我犹豫了一下,认为价格低,拒绝了。主编大大跑去帮我撂狠话,说我这本打底是万订。大概又过了几天,对方涨价了,我咨询了业内人士,大概是一线的价格,我就同意了。

 

然后,大概不到一个月吧,我跟主编大大故作轻松的说:你帮我撂的狠话,我帮你实现了。什么中二剧情啊!然后,主编大大跟我说,是他搞错了。最开始那个报价,是给我个人的,他以为是总报价,所以我说低了,他也义愤填膺,觉得怎么给这么少,就去主持正义了。但其实当时总价格应该是翻倍的。总的来说,对方用美元出价,我方以为是人民币结算,嫌低了,然后对方涨价了。

 

此处省了一千字复杂的心理活动。

 

其实,现在的我也挺难的,作为兼职,真的没有存稿。现在每天睁开眼,感觉房贷算什么,写稿才是最难的。(会不会有点凡尔赛了)

 

当然,既然推开了这扇门,当然要走下去啊。

 

在我看来,网文更符合写作的本质,是特别单纯的讲故事。我既然有幸走出了第一步,那我当然要继续走下去。主业上会做一些调整和安排,但也不会放下,我也想试试看能不能依靠我对网文和剧本的双重理解,探索一些有价值、有意思的事情。各位作家朋友如果有影视方面的问题,也可以找我聊聊。

 

网文是一团熊熊烈火,总有一天,扑火的飞蛾会化作火中涅槃的凤凰——和众道友共勉。

 

提起笔,写起来!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2022年,进步!

关注 走进大神

2.4 万人关注 77 篇文章

新神平地崛起,大神星光熠熠,成神的背后,有辛酸,有欢乐,有无奈,更有坚持不懈……揭秘大神成功背后的故事。

更多推荐文章

精选留言

写留言...
0 / 150
留言在审核通过后对所有人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