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在乡村振兴中如何作为

作家助手 2019-12-02 阅读 4752

      在浩如烟海的网络小说中,不时有以农村、乡土为背景的故事出现。这些作品大多以穿越、重生、架空历史的二次元叙事方式,臆造一夜致富、改天换地的传奇人生。它们固然描摹了乡土情结、故园美好,但无论是从类型故事的创新,还是从乡土文学的发展与农村现实题材的突破来说,都乏善可陈。优秀的网文作品往往都会成为下游产业与资本追逐的IP。考察近年来网文IP的影视、动漫改编案例,不难发现,农村题材、乡土概念的网络文学与其庞大的用户群,与这二十年来风起云涌的乡村变革是不匹配的。

 

  当我们把视域放在中国现当代文学这一更大的范围来考察乡土文学、农村题材小说作品,可以发现,乡土文学与农村题材小说曾经创造过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次又一次辉煌。一些作家与作品甚至享誉国际,成为永恒的经典。鲁迅的《故乡》《社戏》《阿Q正传》、沈从文的《边城》、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孙犁的《白洋淀纪事》、柳青的《创业史》、周立波的《暴风骤雨》、高晓声的《陈奂生进城》、路遥的《人生》《平凡的世界》、陈忠实的《白鹿原》、莫言的《红高粱》、贾平凹的《秦腔》《带灯》、铁凝的《哦,香雪》、周大新的《湖光山色》、关仁山的《九月还乡》《农民》等,这些作品在当代中国社会的乡村变迁史上浓墨重彩地绘制了一幅全景图。或状写乡土文化,或忧患乡村困苦,或营造精神家园,或寄托羁旅情思,或直面城乡二元对立的文化冲突,或揭示时代变革的风云激荡。可以说,这些作品整体反映了百年来乡土中国的变迁历程,不仅具有文学史上的重大意义,而且是当时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的真实记录与反映。其“镜像”价值不言自明。

 

  在这个意义上,有20年发展历史的网络文学作为当代中国文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应缺席。文学不仅仅是个人化写作,不仅仅是供娱乐休闲的工具,而且要经世致用,与家国命运、时代兴衰紧密联系。一个时代的文学和故事,必然反映出这个时代民众的趣味与面貌,必然要参与这个时代的社会文化议程设置,以锻造与改变民众的审美品质,提升国民世界观与民族凝聚力。网络时代之前的传统乡土文学与农村题材小说,继承与发展了这一优秀文学传统。

 

  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国农村必将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以网络文学为核心资源的网络文艺怎样为乡村振兴“铸魂”?网络文学在新农村建设中如何作为?能够担当什么样的历史使命?

 

  网络文学作者应该有乡土文学自觉,要有自觉创造乡土文学、农村题材新经典的理想和追求。今天的网络文学作者应当自觉继承与发扬从《诗经》以来几千年形成的优秀乡土文学传统,自觉继承和发扬鲁迅先生以来中国现当代作家关注农村、关注农民的现实主义写作传统,自觉以新的媒介语言和叙事策略,讲好当代中国乡村故事,为新时代农村与农民提供新的文学养分,为新时代农村与农民塑造艺术形象,反映新农民的心声,记录他们作为建设主体参与的伟大创造,以创造新的乡土美学范式。尽管这个时代的“乡村”面临的是一个高度迭代、日新月异的世界,农民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但无论如何变迁,乡村地域文化、乡贤乡绅文化、乡风家风文化、乡土民俗文化等内涵构成国人共同的乡愁记忆和精神家园,这都是共性的存在。守护乡愁与建设乡土文化家园是新一代网文作者的使命。

 

  网络文学各个界面要有“网络文学+三农”的产业自觉。网络文学以其海量内容和庞大的产业带动作用,已经引起各方的高度关注与重视。“网络文学+”成为网络文艺产业的一个主流。但是“网络文学+三农”的成熟案例目前鲜有实践,更谈不上成功。究其根本,是乡村题材的网络文学IP的缺失。如果从传播渠道与营销工具的角度来说,网络文学依然可以在乡村振兴的伟大实践中大有作为。当前,由于手机的普及和网络技术的进步,有购买力的城乡居民接收信息的主要渠道转向智能手机。以类型故事为主体内容的网络文学及其衍生的影视产品,成为娱乐营销、大众传播的主要载体。原产地农副产品、品牌乡村旅游产品(如民宿)、乡村生态保护等,都可以经由“网络文学+创意传播”的策略进行有效推广。如果泛网络文学产业的各个层面能够以产业自觉的方式,参与到乡村振兴的时代潮流中,参与到乡村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等每一个环节,则乡村振兴如虎添翼。

 

  顶层设计上要有构建“大网络文学与小乡土故事”服务乡村振兴的战略自觉。换句话说,要以“网络文学搭台、农民唱戏”的方式,鼓励、支持、引导农民作者以主体身份参与网络文学创造和创作的自觉。目前网文圈的常态是资本推动大平台建设,网文作者以大体量文字创收并积累粉丝打造超级IP。这种模式固然有利,但同时也为相当多的用户和作者设置了门槛。消费升级的新农民群体尤其是年轻一代,对于娱乐文化与日常碎片化休闲产品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与城市居民是同步的。这并不是说,农民只能阅读农民文学,很多青年对于都市言情、玄幻仙侠同样感兴趣。但是相当多的农民对于与自己有关的、熟悉的题材和故事必然更感兴趣。如何基于农民尤其是青年农民的网络消费时间与数字阅读习惯,打造属于他们的“网络文学乡土故事会”?有研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十年前网络乡土文学论坛发轫的同时,网络游戏QQ农场、开心农场几乎同步创建。今天的乡土网络文学,可以通过主流机制推动并发起的方式,打造由网络文学主流大平台、乡土主题网络文学平台、客户端、微博写作等不同社区,互通、互动、互联,充分发挥农民作者为主体的创造性,让他们讲述自己熟悉的故事,设置乡土文化、农村变革的议题,参与到大网络文学的创新创造中来。新时代农民,不仅是被动的消费者、读者和用户,同时也应是故事的讲述者、生产者和传播者。

 

  当下所处的网络时代,是乡村振兴的时代,也是文学重新启航的时代。有理由相信,网络文学必将为乡村振兴铸就文化之魂,而乡村振兴也必将为网络文学提供源源不断的优秀故事和动能。一个线上线下结合的,一个文学的、媒介的、娱乐的、产业多声部合奏的中国农村题材、乡土文学大合唱将奏响乡村振兴的华彩乐章。

 

(内容来源:《光明日报》)

去写作

更多推荐文章

精选留言

写留言...
0 / 150
留言在审核通过后对所有人展示
  • 老杨饺子

    呵呵!鲁迅的那种写作手法反正是不可能的了! 他那时候还能影射当时的社会黑暗,现在你影射看看? 分分钟给你关进小黑屋,永远让你见不到外面的阳光。 除了这些,你还能写什么呀? 写什么东西,都会涉及到现在社会上面的各个方面? 只要你的作品当中,出现了一些现实当中真实发生的不好事情,人家就会给你全部屏蔽掉。 就比如老百姓现在吃不起猪肉,谁的过错? 老百姓现在看不起病,谁的过错? 老百姓现在买不起房子,谁的过错? 你敢把这些事情的根由说出来看看? 看看你写的这些文字能不能面世! 那么剩下来的就是歌功颂德了! 可是老是歌功颂德,别人不会看得腻歪么?

  • 飘墨三千

    禁忌太多,不敢说真话。指出的问题解决不了,那就会解决了指出问题的人,这样,就没有问题了。

  • 山口山同人

    这个......个人观点,这不是网文讨论的,口号喊喊也就算了。🙃,上综文学名著也没有一个是爽文,它们出现的原因就不是为了娱乐,更不是为了爽。🙃,网文想写乡土太容易了,但如果想成名著...怎么说呢,这样,问下大家不开挂不YY还会不会写东西。当然会,问题是有人看没。在许多世代里,牡丹别处都难种,我小时侯试过,种了两棵,_棵不开花,一棵好歹开了,三厘米直径的花。😂。网文任何题材,感觉都一样,就是金手指和套路换个行头。真的纯现实了,绝对水土不服。那是不是说名著一定不YY,百分百现实题材呢。也不一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不是为了爽去写的。比如我们这代人,从小都是看的译制的世界名著,长到十三四岁了,才看到第一本纯国货乡土味十足的小说,就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之前除了四大名著和金庸古龙三毛琼瑶他们之外,根本就不知道我天朝居然有小说。贾平凹那一代老作家却实填补了这个不足,而且他们是带着社会责任感去写的。但随后的社会环境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网文是应运而生的。人越浮燥越需要快餐,越难过越想娱乐。网文界容易出大神但很难出大师,这不是作者的问题,是因为网文是商业行为。如果网文界真的想把高大上的口号落到实处其实不难,比如有志写纯文学的同学,给他们单独放个单元,那里待遇可以很低,但不用数据衡量价值,相信很多太监的同学都愿意去干。那也真不一定就绝对赔钱,因为除了订阅之外,它们还有别的价值。也只有不跟爽文比数据,网文才有可能真的出现现实主义大师。因为现在的状况是,网文被定义成了爽文,来看的都是找爽文的,别的作品活不了。

  • 扫叶僧

    俺屯交租不交谷子,要交稿。定期有叫“编辑”的村干部来催。交不够租子,就没有推荐,你的稿子只能在粮仓里烂掉,一年都没收成。好不容易多收了三五斗,发现隔壁村全增收,还是挤不上架。这存了几年的稿啊,都发霉啦,有没有好心人帮帮大山里的老字农,把他的稿子都签了吧……

  • 琶江老鱼

    主要是写这类的,起点的编辑觉得不符合潮流不给签约啊!首先要对起点编辑进行思想政治觉悟培训!

  • 风云十三幺

    写出来谁看?把鲁迅从坑里抠出来,他也不能保证写出来的书能拍电影!呵呵!

  • 阅者不知

    乡村文学是无法忽略的历史烙印, 而我们的时代也在深刻改变, 我无法预测文学对于乡村如何进行下去, 但在我有限的眼界里, 未来——城市文学才是王道, 文学将根植于在未来之城中……

  • 沉涣

    真写乡土题材,估计就成了乡村爱情故事了,试问有几个人看? 如果不写乡村爱情故事,写点更深的东西,404大军等着你。

  • 踏月留芳

    估计等不到签约,书就会被封掉

  • 日光007

    这网络文学是不是承担了太多的历史使命了?上面的人也不怕把它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