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的观念要再来一场解放思想与改革开放

作家助手 2019-09-06 阅读 3.1 万

在第五届中国网络文学论坛暨首届四川网络文学周上,博古通今的作家阿菩,他的一席发言引发了不小的讨论与思考,阿菩旁征博引通过梳理论述文学的起源,进一步阐述了网络作家的时代责任。在阿菩看来,网络文学的观念要再来一场解放思想与改革开放。

 

 

一 文学的风雅之别

 

中国的文学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起源于《诗经》,而《诗经》分风雅颂,其中尤以风、雅最为重要。所以中国传统上常以风雅来指代诗经,甚至指代文学。

 

今天我们提起风雅一词常常并列,但实际上学过文学史的人都知道这是两个东西。

 

风是国风。那是诗经所记载的先秦时期的民歌,其中有相当部分是情歌。在文学的属性上,国风有非常明显的、强烈的民间性,是文学中的俗的部分。虽然经过孔子的删减、整理而登殿堂,但是国风的精神仍然是民间的、大众的,是属于人民的文学。它的表现形式是通于俗情的,也就是最早的通俗。

 

通俗虽然有个俗字,但它是通于俗情的意思,也就是能得到人民群众响应的意思。文学中的通俗不是庸俗,更不是低俗、媚俗。国风的内在精神是与人民群众的情感、情绪相呼应的。统而言之,国风就是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来表现人民群众的情绪和情感。

 

而雅分大雅、小雅。如果说国风是人民群众所唱之歌,那么雅就是贵族或者士人——也就是知识分子群体——所做的诗。《诗大序》说:“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废兴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雅是畿内之调,畿内就是首都圈,是贵族与其外围群体所居住的地方。

 

雅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有明显的贵族性、官方上、崇高性,甚至歌颂性。其中代表士人精神的小雅有一部分是反应民间的,但它与国风截然不同。国风是以人民之眼看人民之事,以群众之口唱群众之歌。而雅是以士人——也就是以知识分子的视角去看民间,然后以知识分子的审美去反映民间。而大雅又更进一步,那是明显的殿堂化的文学,有一部分的大雅已经接近颂。

在百年的维度,雅文学因为更接近殿堂,所以更容易得到更高的地位,但从千年的维度看,风的成就与地位是比雅更高的,这是文学史上的定论。

 

 

二 现代文学的雅俗之别

 

现代文学从一开始就是雅文学。

 

我们现在所推崇的现代文学的鼻祖们,无论是鲁郭茅,还是巴老曹,都是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按传统的视角看,他们都属于士。他们所书写的内容包囊那个时代的万有,但基本上都是以知识分子的视角、知识分子的判断、知识分子的情感来观看这个世界、书写这个世界。这些是现代文学书写的主体。

 

同时,他们的文学、他们的文字,从一开始就是写给知识分子群体看的,这个知识分子圈层,往上包括了近现代绝大部分的统治阶层,往下则延伸到数量庞大的学生群体。这些是现代文学阅读的根基。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一部分的文学大师,在现代文学领域逐渐形成绝对的话语权,甚至完全代表了现代文学。

 

而以更加广大的庶民为阅读对象的,比如张恨水、比如还珠楼主,这些人在狭义的现代文学研究者的眼中,甚至连文学都算不上,最多也只是给他们在边角上安放一个可有可无的位置。

 

张恨水、还珠楼主,乃至到近期的金庸,在近二十年他们文学地位的抬升,是通俗文学与通俗文化的社会影响力大到传统文学圈不得不正视的结果。但即便如此,在现代文学的评价体系中,这些通俗文学大师仍然处于一个很边缘的位置上。

金庸尚且如此,网络文学就更不用说了。

 

 

三 网络文学的时代责任

 

哪怕到了现在,我还是会听到一种声音说:网络文学不是文学。

 

但不管高居文学殿堂的评判者心里怎么想,我们也必须承认,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俗文学,就是给老百姓看的,给庶民们看的,给中国占据人口绝大部分的人民群众看的。

 

无论是从表现形式上,还是所抒发的情感情绪上,我们可以很明确地看出,网络文学的性质,往上与港台的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相通,与还珠楼主与张恨水相通,与《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为代表的明朝四大奇书相通,与宋元话本相通,与《诗经》中的国风相通。

 

 

在或许遥远或许不远的将来,如果承载网络文学的土壤健康的话,那么有一天他必定会催生出《西游记》那样的想象之作,像《水浒传》那样反应人心世情的故事,像《三国演义》那样描写历史的厚重篇章,像“关关雎鸠”那样的抒发爱情的美好诗句。而在这些集大成作品出现之前,它是有可能会被打断的。我们现在所希望的是,大家能够群策群力,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诗经》有风雅之分,但风雅应该是一体的。文学有雅俗之别,但雅俗应该是齐头并进的。我们期待着中国的雅文学在未来能够获得更多的国际荣誉,领取更多的诺贝尔文学奖,但我们不宜以雅文学的标准来要求俗文学。

 

不管我们承不承认,俗文学与俗文化的战争阵地就在那里,这个阵地永远不可能用雅文学与雅文化去占领。能去跟漫威宇宙、哈利波特争夺市场的不可能是莫言先生、阿来先生,只能是孙悟空或者哪吒。

 

如果我们不用我们中国的俗文学与俗文化去占领这个阵地,那么占领它的,就只会是欧美的俗文学与俗文化,是变形金刚,是漫威宇宙,是超人与蝙蝠侠,以及隐藏在这些西方通俗作品背后的西方价值观。

 

网络文学从一开始就有草根性、民间性、大众性、人民性的特征,无论是它的情感、它的需求、它的读者,都是这样的。它未来的征途,不是诺贝尔文学奖,而是用更真诚的故事,来与全中国的人民群众,乃至全世界的人民群众产生呼应。网络文学的历史责任也不是去征服西方的知识分子群体,而是要以受世界人民喜闻乐见的形式出海,去与承载了西方价值观的好莱坞大片抗衡。

 

 

——阿菩

 

                                                                                已获作者授权

全文转载

去写作

更多推荐文章

精选留言

写留言...
0 / 150
留言在审核通过后对所有人展示
  • 刺杀小排骨

    就我个人阅读习惯来说,我会对一些通俗文学里的豆知识感兴趣,来进而多接触一些与之相关的东西(不瞒诸位,我一个理科生,明清史是因为看网文有兴趣,才在毕业后又补的)。所谓雅俗我也不觉得是完全二元对立的,在接受上甚至不是阶梯型,而是坡度型的。以前的通俗文学是通过报刊连载,虽然更新频率没网络文学高,但是性质其实没太大差别。通俗文学的“俗”只是说更易被接受,但作者本身还是要追求在文章中有一点东西的。比如某些边角的冷知识(历史小说的故事典故),某些专业内容的初窥(例如武侠小说的琴棋书画衣食医卜等),甚至不追求专业性,故事里有一些正向的精神内核(比如魔戒、哈利波特都有一个“选择”的主题贯穿整个作品,其他还有友情、勇气等等)。通俗文学也有很多大师和经典作品的,我觉得关键在于你想传达的是什么。

  • 剑落霓裳

    看完之后想说,网络文学是快餐文学没错,但是,如果这种被广泛认为的俗文学能够有自己的思想,能够传达中国的文化,而且是用一种大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使大众得到一些好处和人生道理,传递一种激励向上的价值观,那么我认为网络文学也就应该有它存在的价值,而不是成为现在这种纯文学界鄙夷的现象。网络文学,应该是一种让大众得到教育的文学,一种普适性的文学,一种不应该被忽视的力量。能够带着这些去写作,那么我相信,网络文学终有一天会有自己不可替代的地位。

  • 山口山同人

    感觉有点曲解国风了。诗经的风,是记录民乐的,但不是俗人写的,只是写的故事或者说观注点在民。因为诗经时代,民基本上都还不识字。就好比沧浪之水清兮语...渔父的话,我们却在楚辞中看到,那这话到底是谁说的……不过能肯定的是,文学是在随着文字普及而逐步沉降的,并且一定会与时俱进,而且民俗的一定传播更广,毋庸置疑。汉赋是司马之流写的,不是给百姓看的。唐诗大部分是给官老爷们看的。宋词开始给文艺青年看。元曲给愿意听戏的所有人看。而明清小说,只要能听书,那怕是听老爷爷侃大山,都能听。文学和文字和烟酒茶一样,就是个不可逆的沉降和普及过程,既使没有网络,那过程也不可逆。

  • 柳梨花开

    这篇文写的真好,以诗经风雅颂提出论点,引导出现代文学中通俗文学代表,最后提出网文的雅俗共进。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网文也是文学的一种,所以现在俗的土壤到底是在被侵蚀,还是在重新焕发新生,我想能看懂这篇文的人自然懂。

  • 战马蹄

    卖点与买点,烧脑与洗脑。 人物、故事引起读者共鸣,调动读者情绪才是真正能吸引读者之处。 四月份写了第一本仙侠《小然神的仙界战场》,这时候只有高考作文水平,没有考虑过那么多。 比如黄金三章、套路、矛盾、大纲…… 很多东西没注意,结果三十八万字,签约申请了六次,每次都被拒绝。 这时候才返回去读自己的小说,以读者的眼光看。 方才发现写的很多地方过于啰嗦,虽然设计到伏笔,铺垫,但却影响整体读者的代入感,因为不知不觉,才明白这应该是传说中的水。 虽然不是故意水字数,造成的结果却是这样。 起点15个收藏,书城4个,一半是友情,一半是真实收藏。 里面只有一个读者真实喜欢我这种貌似啰嗦的写法。 这也是这本书能继续写下去,最大的支持动力。 虽然商业化价值不大,还想继续写下去。 很多地方四十万字之后才展开,因为写了这么多,已经注意到了很多不足之处。 虽然自己写的,越看越喜欢,但不符合网文规范。 无论签不签约,这本会写到一百万字之后才会完本,毕竟个人认为能写到一百万字以上,很多属于网文的东西自然就明白了。 其实,现在开新书的话,已经有把握签约了。 但还是想把现在的故事讲完,毕竟曾经的想法,总想着写出来,才甘心。 很多大佬自嘲扑街,我的第一阶段目标很小,就暂定为成为完本扑街大佬吧。 祝福我吧,小伙伴们! 真我,四个月之后才明白的,网文是写给大众的,严谨传统文学是用来学习传承的。

  • 胡萝布丁

    个人理解:文学是对生活写照的艺术加工,无论是屈原令人激昂的《国殇》,还是感同身受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文学同时也是作者表达自身的观点,比如《短歌行》《归去来兮辞》。 而网络文学作为快餐文化想要写出令人耳目一新,优秀的作品,对于作者考验很大。而作为一名网络读者来说更喜欢天命光环这类的,虽然随着网络文学发展以及轻小说概念冲击,读者鉴赏能力提高,对于作者笔力要求更进一步。而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来着活压力是很难写出优秀的作品的。毕竟不是每个作者都是天赋的,没人希望自己的作品是堂吉诃德那样,这是现实。 雅值得提倡…但或许真的不适合目前状况网络文学,这和先有几还是先有蛋一样,从进化论来讲是变异于进化同时进行的,不可能一蹴而就就进化出来鸡也不可能一下就变异(进化)成鸡蛋。作者的努力离不开读者的支持,而就中国文学来说风雅颂,汉乐府,赋,序,五律七律,唐诗宋词,元曲,四大名著。这就是现实,文学很大一部分发展不是作者推动的。或许随着社会发展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网络文学才能进一步发展,得到文化底蕴的沉淀。

  • 宝石碎片

    我觉得现在的网络平台真的很棒,撇开有没有人看不说,反正只要你想写,你就可以写。 坚持我觉得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 比如说,还没到一个月,我腰疼了。 有时候现实客观因素不仅仅有没有米的问题,还包括你有没有体。

  • 凉半截

    百年论,雅为上。千年论,风为先。好比封神,好比西游不都是属于那个时代的“玄幻”么?也许属于这个时代的这种巨作已经诞生,也许还未诞生,但是我辈网文作者所应保持的最内在的核心动力不也应该是如此?借助一本小说传达属于中华民族独有的价值观。如今世界上,美国有漫威和DC宣传着他们的文化,日本有享誉世界的知名漫画来宣传着他们的文化,而中国这般泱泱大国,也应有更多的面对平民大众的文学作品,来淋漓尽致的讲诉独属于中华的思想。以此为核心价值观,一部小说一部文学作品才能够在让人酣畅淋漓后还经得起琢磨。我是一位新进的小白作家,我这样激励自己,也望大家共勉。

  • 三径狐

    抱歉,我实在搞不懂某些人的想法,《红楼梦》被奉为经典,但不也是古代的白话通俗小说吗?唐诗宋词倒是经典,但粗制滥造的也有不少,一个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出现经典和糟糠的分化,萧鼎的《诛仙》也是连载的网文,你一直向下俯视,去看污水泥潭,于是大肆批判世间黑暗,却为什么不抬头看看蓝天白云呢?结论是你站的还不够高

  • 云的忧伤

    事实是,如今被奉为经典名著的《三国演义》《水浒传》在当时不过是乡野俗人的消遣之谈,上不得大雅之堂罢了。 没有所谓高雅低俗,时代不同,审美不同而已。 文学应该接地气,不应该从繁从缛,更不应该束之高阁。 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文学一律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