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量大管饱”,更要时代精品

作家助手 2019-08-16 阅读 3.8 万

“2018年,我国网络文学读者规模稳中有增,总计达4.3亿人,同比增长14.4%,网络文学作品总量超过2400万部。”8月11日,为期三天的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闭幕,大会发布了《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报告显示,我国网络文学产业在读者、作者、行业规模等多方面均有不同程度增长,已走过21年发展历程的中国网络文学正持续释放活力。

  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北京市人民政府指导举办。大会汇聚了100多家文化企业、1000多部优秀作品和近万名业界代表,共同为新时代网络文艺把脉献策。

  在9日举行的高峰论坛上,多位专家指出,网络文学作为文学创作的新领域、网络出版的重要板块,取得了飞速发展。但随着人们文化消费的持续升级,审美趣味的不断提高,网络文学还存在优秀作品相对不足的情况,如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在发言中所说,当前网络文学内容供给还处在“量大管饱”阶段,一定程度上存在主题失焦、内容失真、发展失序的问题。文学是心灵最好的滋养,读者需要更多的优秀网络文学作品。

  网文持续高产,读者增长率创五年新高

  2019年,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组成的调研课题组在全国网络文学用户中抽取近9万个有效样本,基于国内83家主要网络文学企业的数据,对网络文学作者、作品、读者进行了深入调研,形成了《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报告呈现了新时代新思想指引下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方向。

  中国网络文学从未停止高产的步伐。报告显示,2018年,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达2442万部,较上年新增795万部,同比增长48.3%,值得注意的是,在数量增长的同时,现实题材内容呈现爆发式增长,2018年网络文学平台发布的新作品中,现实题材占比达65.1%,较去年同比增长24%。

 

  近年来,网络文学中现实题材创作明显升温,许多彰显时代风采,洋溢生活气息,追求真善美、传播正能量的精品力作不断涌现。冯士新介绍,2019年《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散落星河的记忆》《网络英雄传2:引力场》等三部网络文学作品首次荣登年度“中国好书”;《遍地狼烟》《网络英雄传》先后荣获中国出版政府奖;《大江东去》《蒙面之城》分别入选“五个一”工程奖和老舍文学奖。网络文学的繁荣发展,激发了人民群众的文化创造活力,丰富了文学创作的内容形式。

  2017年,我国网络文学读者数首次破四亿,当时就有媒体指出网络文学迎来了升级换代的关键期。2018年,读者增长率有增无减,2018年网络文学读者总计4.3亿人,增长率为14.4%,创近五年来新高。在网络文学读者规模持续增加的基调下,读者群体也呈现年轻化趋势。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第一副理事长张毅君介绍,网络文学读者中,30岁以下读者占比59.7%。学生是网文读者主力军。在地域分布上,三成以上读者分布在三线及以下城市,一线城市读者群体最少,仅占16.7%,网络文学下沉市场有待深入挖掘。作者方面,截至2018年,国内主要网络文学企业驻站作者已达到1755万人,90后作者占比过半,作者年轻化趋势明显。

  中国网文正在全球“圈粉”,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国面向海外输出的网络文学作品已达11168部,其中,玄幻仙侠作品畅销欧美,而都市言情小说则更受日韩及东南亚国家青睐。

  网络文学,全媒体文化产业的一员

  从1998年第一部网络文学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问世,网络小说仅用21年的时间就收获了数以亿计读者的关注。如果说每年一度的“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为我们勾勒出了网络文学的种种面相,那么,专家学者及从业者的探讨则是深入网络文学的发展肌理。

  《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对读者认为网络文学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72.8%的读者认为网络文学存在“内容雷同,千篇一律”的问题。此外,“盗版,抄袭严重”“内容质量和逻辑差”“缺少文学性和思想性”等问题也十分突出。

  针对网络文学的种种问题,冯士新说,目前,穿越架空题材作品数量过多,存在脱离历史背景和现实生活的倾向;一些作品叙事逻辑混乱、内容荒诞离奇,违背客观事实和艺术规律;一些作品存在违反公序良俗的内容,基调格调“暗黑”和语言描写“浅黄”问题交织,行业生态迫切需要净化和绿化。“下一步,我们将持续跟踪阅评,发现问题坚决处理。我们正在起草规范网络文学出版服务的办法,对网络文学作品编发机制等关键环节提出更加明确的要求,强化平台主体责任,严格规范网络文学出版传播秩序,推动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热闹的网络文学领域也引发了许多学者的思考,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讲师储卉娟的新著《说书人与梦工厂》,就着重从技术、法律与文学生产的互动关系角度研究网络文学。她认为,伴随着IP化浪潮的到来,网络文学在整个大众文化市场中的位置越来越高,逐渐获得全社会的普遍关注。网络写手成为作家,且几乎是影响力最大、被改编最多、经由最多渠道进入社会生活的作家,与莫言一起构成中国文学研究的对象。网络文学已经不再是2000年前后网络爱好者的游戏之作,它甚至超越武侠小说全盛时期的地位,被接纳为“文学的一种形式”,以全媒体文化产业中的“文学”身份融入社会。

  “在中国人的文化消费餐桌上,网络视听如今已成为一道主菜。”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兼专业内容业务群总裁王晓晖指出,如今,网络平台必须走原创之路。故宫学院院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在发言中表示,在“互联网+”的时代,网络文学等手段的推动,让我们的文化遗产能活在当下,继续闪光。这才是真正对文化遗产的保护,也符合文明交流的内涵。

  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杜飞进在发言中强调,网络文学要以推动融合发展的成果体现新作为,综合运用文化政策、文化消费、文化投资等要素,推动原创内容、IP转化、金融服务和文旅落地的结合,拉动投资消费,满足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新期待。

  网络文学如何反映时代?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说,作家的时代责任和使命意识,需要有眼力,还要有笔力、脚力,只有这样才能够走进人民和生活,为了人民,依靠人民。只有在这个过程中,才能把自己变成时代生活的剧中人,才能反映出时代生活的精彩一面。

(文章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去写作

更多推荐文章

精选留言

写留言...
0 / 150
留言在审核通过后对所有人展示
  • 东南雀

    别说有的没得,把盗版治一治吧。

  • 坐一次飞机吧

    其实并不是作者想写成这样的,目前还是市场需求,读者需求,曾经我也自己创新过,完全不一样的题材,可是呢?扑了,扑惨了,而那些跟风的月入万,我们作者虽然想为爱发电,但还是要先活着,逐渐就走上那些曾让我们厌恶的写法,笑着迎合那些读者,赚上一笔能过日子的稿费。 其实,写爽文的作者也不是一定想写,但读者想看!

  • 刃侯

    这句脱离历史背景和现实的生活的倾向,不敢苟同,现实生活已经把人搞得生不如死了,现实生活不容易 ,难道还不允许人做个梦吗,聊斋不也一样吗,古时候那些读书人很苦,遇到美女狐妖鬼怪,和苦苦挣扎等待苦尽甘来中状元等,不也是因为没有,所以想有,做个梦都不允许吗,难道想做个美梦都要限制,难道书,不是心灵的港湾和家园吗。

  • 泛尽

    比起这些,我更关心的是网络文学的前景,以及如何提高自己的成绩,让读者记住自己这些话题…… 一一一 一个扑街的萌新

  • 启煜

    想知道4.3亿读者里正版读者能不能达到一个亿。每次发布不到三分钟,全网盗版遍地。这种形势下,网络文学还怎么健康发展?

    作者

    打击盗版的路上,我们一直在努力。希望我们每个人都为打击盗版贡献力量啊!

  • 易道难

    量大还要精品,这不是开玩笑嘛? 量大难以做到精品,精品难以做到量大! 毕竟,精品不能灌水。而量大,就难免灌水,一旦灌水,就不是精品!

  • 苍一方

    个人觉得,如此众多的少年人在玄幻、仙侠游戏中,寻找一个不真实的世界。影响甚至导引他们的世界观,所谓爽文,说穿了就是被封堵的情绪得到发泄。造成自己被拒绝被轻视就会发怒甚至伤害自己的亲人。网文能兴一代也能毁一代。爱和正义不被禁止,爽不起来!被禁止的暴力和阴谋却改头换面,以玄幻游戏的面目进入孩子们清洁心灵

  • 折我

    网络文学本就有轻松和自由为主,严肃为辅,现在的文学不正像聊斋那样的风格和内涵意义么。若是一昧求同去异,那不如改名叫中国作家网。须知即使是诺贝尔获奖作品仍有露骨的画面。有些文字风格正是网络多元化趋势下的文化产物。我觉得,自由才是网络文学的主题

  • 死神留香

    在书中,是最能看出一个人的三观 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书。

  • 棠李丶

    这个当然没问题 也的确是网文作者应该努力向着前进的方向 但是能否稍微打击一下盗版.....